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2662_a2072

by admin, 2021年2月19日

我这么俯身下去抱着贺芷灵,一会儿后撑不住了,有点累了。..cop> 我松开了贺芷灵,俯身看着她。

我说道:“干嘛又不让我离开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你要离开,便离开。”

她松开了我。

我摸了摸她还是有些凉的脸庞,我说道:“舍不得离开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刚才不就舍得。”

我说道:“那没办法,不舍得也要舍得,你不需要我,我没有留下来的理由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我不需要你,你走。”

她倔强的样子,有时候,显得挺可爱。

我说道:“不走,你拿枪打死我吧。”

她的脚动了一下,被子被掀开了一脚。

我一直都没有看她的伤腿,我不想看。

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

她的脚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。

膝盖下来的小腿处,如果打中骨头,恐怕这条腿要废了。

该死的程澄澄。

我把她踢开的被子的一角盖好了。

贺芷灵问我道:“不愿意看我的脚。”

我说道:“心疼看到你这样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我已经不再完美。”

她的表情,有一丝忧伤,对于她这样子宠辱不惊的人来说,这一丝丝的表情的忧伤,已经足够说明,她有多难过。

这腿伤,不残废就好,肯定留下伤疤,难看的伤疤,对于贺芷灵这样子的完美主义者来说,伤疤,是极其难忍其存在的伤痕,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,哪怕花再多的钱,也都要把这伤疤给去除的。

我看着贺芷灵,说道:“只要是你,我就不会嫌弃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是吗,如果毁容了呢。”

我说道:“只要是你,我就不会嫌弃。我永远陪在你的身旁,一直到老。我心里想什么,你比我清楚。你很自信,我不相信你这点腿上的伤疤,就能让你感到自卑,让你觉得配不上我,如果说配不上,那你只有认为,我配不上你。..co

她扯了扯我,把头埋进了我的怀中,这一次她死里逃生,鬼门关走过了这一回,把她的柔软的一面,彻底呈现给了我。

我记得,当时朱华华,也是如此,在差点被劫持出监狱之后,她面临到了生死的危险,从而,她对我展露出了她最柔软的心底,所以那晚,我拥有了她。

她说道: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里是在找你。”

我说道:“哦,不是在找包不凡啊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是,我也想不到为什么。”

我说道:“既然是找我,那干嘛和人家谈恋爱?和我谈不就行了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你不是谈恋爱吗?我就不能谈?”

我问道:“我什么时候谈了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你哪天不谈,还换着不同人谈。”

听完这句话,我就懂了她心里在想什么了。

她在吃我的醋,所以,找了个备胎?

备胎便是包不凡。

我说道:“哦,我懂了,所以你养备胎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跟你是不可能的了,我想试试和别人。”

我说道:“你不喜欢人家,你怎么试试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喜欢人家,他挺好的。”

我说道:“这倒也是,哪方面不比我强,是吧。用你的话来说是这么说的吧。唉,不过你不喜欢人家啊,像你这么漂亮,一挥手,他们那些男人如同飞蛾扑火,汹涌而来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他们那些男人?”

我说道:“是,他们那些男人。”

她问道:“你不是男人。”

我说道:“我是男神。”

她不屑的看着我。

我说道:“话说,你那个备胎,什么时候转正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你跟黑珍珠什么时候好,我就什么时候转正。”

我说道:“原来你跟那些女人一样的俗气。”

贺芷灵道:“是。..co

我说道:“我以为你这样子的女神,不屑于用养备胎这招来对付自己暗恋的男神的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现实点,我也想要爱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这难道不是爱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你的爱,太泛滥。”

又来了又来了。

我说道:“那好吧,我说你根本不喜欢人家,不要去浪费人家时间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不想和你说那么多,累。我想睡一下,你去跟我爸妈说,我睡着了,先别烦我。”

我说道:“他们很担心你,要不你看看他们聊几句再睡。”

贺芷灵说道:“别废话。”

说着,她闭上了眼睛。

一下子,还真的睡着了。

看着她闭上的美目,长长的睫毛,我忍不住的,在她睫毛上亲了一下,她的眼睛在闭着中眨了一下。

好吧,我还是最好不要吵醒她了。

我出去了门外,门外没有多少人了,就是贺芷灵的父母,还有几个随从,家人而已。

没有见到包不凡。

估计这包不凡一夜的,心情特别的不舒服吧。这一大早的,他们就过来了,但是没有推门进来,担心吵到了贺芷灵。

他们看到我出了病房的门,很紧张的围上来,问我:“琳琳醒了吗。”

我看着贺芷灵焦急的妈妈,说道:“醒了,刚才醒了一小会儿,和我说了一会儿话,说她还是好困,先睡一会儿,让我出来跟你们说,不用担心了,也不要吵到她。”

两老松了口气,说道:“醒了就好了。”

医生要进去检查,问了我一下情况,我说她醒了又睡着了,不想让人打扰,他们便说等病人醒来再通知他们,进去检查。

我对贺芷灵父母说道:“那,叔叔阿姨,我先回去了。”

他们见我要走,急忙说道:“啊?你要回去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这还没有洗脸刷牙,回去洗漱一下干净,换身衣服,再过来吧。”

贺芷灵父亲程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我对他们道别,便要离开。

走了几步,贺芷灵妈妈跟了上来,说有几句话想和我聊聊。

我看着她,说好。

她和我到了医院的后花园一棵茂密的树下,夏日早上的太阳,还是挺大的。

看着这大太阳普照着大地,还有那建筑物反射出的光芒,我有点睁不开眼。

阿姨一身贵气的中年女子装,看起来就是某宝购上模特气质中年女子那一类型。

这年纪身材还保持得那么好,皮肤脸庞也保持很好,那轮廓,就是贺芷灵的姐姐,年轻时,也是气质大美女一枚。

不同的是,虽然母女两长得像,但是性格却一点都不像。

贺芷灵妈妈属于典型的贤妻良母,贤良淑德,秀外慧中,很秀静那种。

而贺芷灵,就是十分的霸气,外向,天生一种我就是王的女王气质。

贺芷灵的性格,应该是遗传了她父亲的,女儿随父,可能真有点道理吧。

贺芷灵的身的轮廓,包括脸庞,鼻子耳朵嘴巴什么的,都跟她妈妈特别像,除了眼睛,她那双眼睛,既有母亲眼睛的又大又柔美,却又有她父亲的那种鹰眼虎视一样的王者之气。

这样眼睛的人,看起来就是不服输的,倔强的那一类人。

贺芷灵母亲还没说话呢,就先拿着纸巾擦眼泪了。

我知道,她是为了贺芷灵而哭泣,心疼贺芷灵,为贺芷灵担忧。

我点了一支烟,坐下来。

贺芷灵母亲也坐了下来,对我说道:“张河啊,琳琳的情况,你比我还要了解了。她跟她爸一样,整天就想着工作,工作,忙就算了,这工作很危险。随时都会,都会。”

她说着说着,停顿了。

她想说的是随时都会没命,都会送命。

我点点头。

贺芷灵妈妈接着说道:“她爸爸去做这个工作,他就告诉我们,会很危险,还会给家人带来危险。没想到琳琳还跟着她爸爸一起做这些工作。我这颗心啊,就没有一天安心过,就怕啊,他们父女两突然有一天遇到坏人对他们下手啊。”

我说道:“阿姨,我也觉得,琳琳一个女孩子家,不该走这条路,她还那么年轻。”

难道贺芷灵的妈妈要让我劝贺芷灵,离开这里?

就跟黑珍珠的爷爷一个样,整天要我劝黑珍珠离开,甚至说是让我和黑珍珠一起离开,难道贺芷灵妈妈也要让我带着贺芷灵一起离开吗。

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是啊,这孩子还那么年轻,假如这一次,不是送医院及时,恐怕就,就要离开我们了啊。阿姨心疼啊。”

她擦着眼泪。

接着说道:“阿姨也都知道,琳琳这孩子心里什么想法,她喜欢你啊。阿姨以前觉得我们家琳琳,工作辛苦,人又单纯,你这人也比较浮躁,将来如果她年纪再大一些,人老一点,你肯定不会好好和她在一起,觉得她应该找一个愿意安稳过日子的,条件更好的。可是啊,阿姨现在不这么想了,孩子只要喜欢,我就支持她了。琳琳是个性格固执,心眼很实的人,她认定了,她就走下去了。就是阿姨怎么去劝她和你分开,也没有什么用了。”

难道贺芷灵和她妈妈说,我们两在一起了?

不过从我们两个的表现来看,的确是让她家人认为我们本身就是在一起了。

听完贺芷灵妈妈这番话,我也懂了她对我的印象,就是人浮躁,喜欢玩,身旁莺莺燕燕太多,看起来不值得托付,而且条件不行,她妈妈更想让贺芷灵找一个年纪大一点,能安稳过日子的,条件更好的,可是没办法,贺芷灵是不可能听她的,贺芷灵的人生,是要自己做主的。

但是她说贺芷灵认定了,就一直走下去,我不明白这句话。

我问道:“阿姨,什么叫认定了,就一直走下去?”

她说道:“她要是喜欢一个人,她就很难改变了。”

我默然无语。

我也想不通,贺芷灵既然喜欢我,干嘛老是推开我。

她顾忌太多了。

应该说,我的种种不良表现,让她顾忌太多了。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