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1556_a2066

by admin, 2021年2月19日

叶青凰的琴是大人的标准尺寸,到外头买现成的琴案既可,搁在炕桌上随手摆弄一下也无妨。

小吉祥还这么小,外头就算有初学小童的琴案,也不见得就适合小吉祥用。

叶重信一听顿时乐了,连忙答应下来:“好,等我吃了早饭就过去,也见识一下那琴长啥样儿。”

他们农家人哪有见过什么琴啊?孩子读书也没操心过,都是孩子自己在张罗啊。

没想到转眼就到孙子要启蒙读书,要学六艺了,唉……

一时叶重信有些感慨岁月催人老,最后被叶张氏骂了一句:“孙子都满地跑了,你还当自己是二十郎当啊?”

二十郎当的是他们儿子啊!

叶重信哈哈地笑了起来,又揉了一下小吉祥的头,又和叶子皓说了会儿话,这边院子里的丫环就过来请示摆早饭的问题。

叶张氏又想留小吉祥一起吃饭,叶子皓连忙带着孩子跑了。

他们还要练武呢,在这儿说话除了说正事儿,也是让孩子能歇一歇,缓过劲儿接着还要练拳。

再说,二宝还没起呢。

再回自家这边来,就看见庄明宇正在练拳,庄泽瑾在一旁看,欧阳湛也过来了,在另一头与武明扬对打。

一份清心小自在

一看有人在打架,小吉祥眼睛眨了眨,立刻扭身往回跑,扑到爹爹腿边抱着喊道:“爹爹!危险!”

叶子皓满意孩子的危机意识,却未将孩子抱起来,而是摸摸他的头,认真解释道:“他们在练武,都是自己人,没危险。”

这样的问题,要从一开始就给孩子正确分析明白,而不能敷衍了事,给孩子造成一个混乱的概念无法分辨。

小吉祥听后便扭头又去看,见轩儿的爹爹和一个小叔叔在打架,看了半天,似乎有些明白了。

“昨晚的叔叔。”他突然伸着小手指着那个少年人,想起来昨晚有见过,“琴。”

原来,他还记得昨晚的琴,是欧阳湛拿进来的。

那边武明扬和欧阳湛已经打完了一轮,便笑着走过来抱拳见礼。

欧阳湛刚才都听到了小吉祥的话,此时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么小的孩子,一时竟不知如何称呼。

“我叫欧阳湛。”末了,少年想还是先自我介绍好了,之后正要喊小公子。

小吉祥已立刻清脆地回答了他:“我叫小吉祥!”

“……”少年顿时愣住了,有些茫然无措地看了叶子皓一眼。

“在府中都是这么喊的,你也这么喊便是。”

叶子皓笑着解释,又满意地看了小吉祥一眼,再次嘉许地摸着孩子的小脑袋。

昨天知道挑选礼物,心里记得有很多弟弟,今天还能主动与人打招呼作自我介绍了,真是进步飞快。

“小吉祥公子。”欧阳湛微微勾唇,又看向正仰脸看自己的孩子,一抱拳见过礼。

“我是小吉祥!”小吉祥却以为这个会练武的小叔叔不记得自己的名字,还拍着自己大声提醒。燃文

“我是瑾儿!”这时庄泽瑾也跑了过来,学着小吉祥的模样,拍着自己报上自了名字。

庄明宇和武明扬在一旁笑呵呵地,也没上前阻止。

“小吉祥,瑾儿。”欧阳湛这时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连忙重新喊道。

喊过之后心里也就不茫然了,立刻露出了笑容,朝他们招手,“要学武吗?我教你们。”

他一路走过万里之遥,总算来到这陌生的东黎京城见到了多年未见的爹,一大早也不好吵着爹娘,就自己跑出来逛。

正熟悉这里的环境,就看到庄明宇和武明扬了,昨晚已知他们是北苍人,是皇上安排给长公主的护卫。

但不管是何身份,在他乡遇到同乡,立刻就上前亲近交谈起来,最后,他就与武明扬切磋起武功来。

再遇小主子,竟然是个这么有趣的孩子,心下也生出几分少年心性,便要教这两个小家伙练武。

“去吧。”叶子皓在儿子肩膀上轻拍了两下,鼓励地示意着。

小吉祥刚学会走路且走稳后,就经常追着哥哥和叔叔们的身影开始了跑步。

待两岁时,就已经有扎着小马步挥起了小拳头,但仍是以散步、跑步为主。

如今三岁半了,也能练几招拳法的,每天早上练习一两遍,跑步就看状态决定要跑多远了。

如今有个练武的少年要教武艺,哪怕只是给孩子开开眼界也好,叶子皓是鼓励的,示意孩子去学。

小吉祥仰头看了爹爹一眼,便壮着胆子走过去,但走了两步忽然又跑回来,牵了庄泽瑾一起走过去。

庄泽瑾才两岁,却已经进入了半训练状态了,这时候也不胆怯,两个孩子手牵手跟着走远了几步。

“照着练哦。”欧阳湛提醒着两个孩子。

他的一招一式打得极慢,而且拳招也简单,似乎只是一套热身的初级拳法。

小吉祥和庄泽瑾也没畏怯,反而一脸兴奋地分开站好,就跟着挥舞着小手,几招比划下来,到有些像模像样的。

不久读书郎们完成了晨读,也跑步跑过来了,见状顿时兴致勃勃的站在不远处偷偷看着、悄悄地比划了几下。

叶子皓在一旁看着孩子学拳,见状便上前和欧阳湛找起了商量。

“欧阳湛,不知你这拳法可否教给那边的小子们?他们也练过一些基础的拳架。”

当年早在靖阳读书时,小兄弟跟他们住在县城里,就有跟着练拳的,后来赵家兄弟们也搬过来了,都是小兄弟自己教的大家。

几年下来,叶青凰那一套快的、慢的拳术,他们也都会了,并未落下过练习。

但欧阳湛的拳法是北苍的风格,又带着些军营中简洁利落的风姿,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但越是简单,越是打得虎虎生风、意气风发,而且流畅自然,不花哨。

叶子皓在一旁看了半天,觉得打架不知行不行,强身健体是肯定不错的。

又或者,欧阳湛并未亮出真本事,不过是拿出这套入门级别的拳法,在带孩子玩耍罢了。

不过这样也够了,给小子们多学一套拳也好,平时学打架,府中护卫那里可以学,庄明宇和武明扬这里也可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