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397_a2054

by admin, 2021年2月20日

   “司空静来了,一块去见见吧。”

   苏言看着宁晔,点点头。

   司空静静坐着,手里转动着佛珠,当看到宁晔和苏言一块来时,转动佛珠的手顿了顿,而后微微一笑,“宁大少,二夫人,好久不见。”

   苏言不言。

   宁晔淡淡,“确实好久不见了。”

   两人在司空静的对面坐下,司空静面带微笑,宁晔神色淡淡,苏言漫不经心的扯着衣服上的带子,手必须忙着,不然她怕控制不住挥到司空静的脸上。

   武力不一定能解决问题,但一定可以解气。

   “宁二爷如何?还好吗?”

   听言,苏言抬眸。

   司空静看着她,温和道,“算算日子,这几日也该是宁二爷毒发的日子了。”

   苏言不吭声。

   宁晔看苏言一眼,苏言耷拉着眼皮,依旧静默不言。

   我心只能有你

   “你没什么话要说吗?”宁晔问道。

   苏言:“我一切都听大哥的。”

   这话,真好听!

   可,宁晔真不稀罕,也一点不信。

   如果他说就让宁脩去死,看她还听不听他的。

   宁晔心里冷哼一声,转眸对着司空静道,“我此次来与宁脩无关,是要带你回京一趟。”

   闻言,司空静神色微动,意外却又不太意外。

   “皇上近来身体不适,若是能保皇上安好,司空家的罪自可免。”

   司空静听了道,“若是我做不到呢?”

   宁晔淡淡道,“做不到自是覆灭,这结果显而易见又何必明知故问。”

   司空静呵呵一声。

   这就是皇家,从来霸道,半分不讲理,也丝毫由不得你。

   “所谓富贵险中求。我想,这点胆识,司空家主应该有才对。”

   司空静听了,不紧不慢道,“我没有就能不去吗?”

   “自是不能。”

   所以,去是必须,跟胆识没关系。

   “没想到,宁大少还是个忠臣。”

   这话,带着嘲讽。

   宁晔听了,却是笑了。

   那低缓的笑声,透着某种古怪的愉悦。

   苏言:也许他也没想到自己是个忠臣。

   听着宁晔的笑声,司空静道,“只是,宁大少可想过,若是我在皇上那里立了功。那么,我将不再受制于宁家。如此一来的话,宁二爷就算是有个好歹,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。”

   宁晔听了,脸上笑意淡淡,“随你。”

   两个字,对宁脩完全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 宁晔态度如此,苏言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 看此,司空静望着眼前两人,也开始沉默了。

   本以为会有一番激烈的对持,结果什么都没有。苏言和宁晔的态度,让她始料未及,也琢磨不透。

   “宁脩还在水里泡着,若是没别的要说的,我就过去了。”苏言说完,起身,走了出去。

   宁晔坐着没动。

   司空静觉得自己好像可以走了。然,她刚起身,两人走进来。

   看到来人,司空静眼帘微动。

   年近十一的呆呆,身量已抽高,已是一翩翩少年,还有那模样,真是像极了宁侯。

   在司空静的打量下,呆呆带着莫风走来。

   “大伯。”

   对着宁晔,恭敬见礼。

   宁晔嗯一声,继续静静坐着。

   呆呆在宁晔身边站定,看看司空静,而后伸出手。

   莫风将手里盒子放到呆呆手里,呆呆拿过,打开,从中拿出一张宣纸,展开,一言不发,放到司空静的面前。

   看到呆呆递过来纸,看到上面名字,还有当下所在的地方,脸色当即就变了。

   是司空家的人,所有司空家的人。

   看着,司空静静默少时,抬眸,看着那精致的少年,开口,“宁小公子,真是好本事。”

   呆呆没兴致跟她客套那些没用的废话,只道,“这上面,是司空家所有的血脉!无论是皇上,还是父亲,司空家主最好能做到最好。不然,你可以试试看,看皇上是否能保全你全族。”

   这话,实在是有点张狂。

   但,当司空家性命尽数捏在手心,当皇上将保全自己性命的重任交给宁晔。这,无论是对地,还是对君,他们都有了张狂的资格。

   “我要我的父亲不再受罪,司空家主要司空家不要流血。各退一步,彼此安好,或许才是最明智的。”

   呆呆说完,对着司空静伸出手。

   司空静看看他,少时,垂眸,而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放到他的手里。

   呆呆拿到缓解宁脩痛苦的药,对着宁晔恭敬行过礼,转身离开。

   看着呆呆离开的背影,司空静沉沉道,“狼生的崽子,再好看也是狼崽子!父亲是个狠的,儿子怎么可能善!”说着,看看宁晔,“恭喜宁大少,你宁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。”

   宁晔笑笑,对着司空静道,“不是后继有人,而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所以,司空家主最好盼着宁脩能长命百岁。不然,一旦宁脩没了,这狼崽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你司空家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