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0444_a2051

by admin, 2021年2月20日

   ♂? ,,

   一大早,杨宁就来到机场,眼下也不是什么旺季,所以机票订起来相当轻松,作为一个有钱任性的主,尽管不提倡挥霍,不过为了物质跟精神的双方面享受,杨宁还是决定订一张头等舱的机票。

   等了三个小时,才检好票上了飞机,依着机票找到自己的座位,眼下戴着墨镜的他,倒是惬意的挂上耳麦,听着一些流行歌曲。

  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正当杨宁眯着眼思考该怎么躲避华惜芸的纠缠时,忽然,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。

   只见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男人,正尴尬的站在一旁,显得有些拘束。

   “怎么了?”杨宁摘下耳麦,微微皱眉。

   “这位兄弟,能不能跟商量个事?咱们换一个位置行不行?”

   换座?

   这倒是没问题呀,俗话说出门在外,与人方便,自己也方便,谁也不敢说有朝一日会不会求到人家,尽管这种事对杨宁来说可能性几乎没有,但杨宁并不在意这些小细节。

   反正嘛,这头等舱也就那么回事,不算宽敞的空间,坐哪都一样。

   “没事。”杨宁笑着站起身,遥望四下空着的几个座位道:“的座位在哪?”

   这男人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了,同时,杨宁敏锐察觉到,已经在头等舱就坐的几个人,有一些抬起头望向这男人,脸上隐隐透着鄙夷。

  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

   杨宁心里一动,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异常。

   “是这样的,我今儿来得晚,没想到头等舱的座位已经被订满了,所以只订了一个经济舱位。”

  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,杨宁耸了耸肩,摇头道:“那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 “别,我可以给钱。”这男人立刻紧张道:“要补多少差额?”

   补差额?

   杨宁不得不承认,眼前这货确实挺有想法的,难怪别人朝他投来鄙夷之色,我勒个去,能坐在头等舱的,有几个在乎钱的?就算出双倍价,恐怕都没几个人乐意换吧?

   补差价,意思就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咯?难怪别人不仅不跟换,还这么鄙视,是我,我也对鄙视呀。

   看到杨宁脸上的不悦之色,这男人沮丧的低下头,叹道:“我就知道,可惜我没那么多钱。”

   “没钱还这么执着的要坐头等舱?”杨宁微微皱眉,如果是别的人这么说,恐怕杨宁会立刻坐回位置上,绝不跟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说话。

   拜托,看这沮丧的样子,怕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吧?就这么虚荣心暴涨,非得饿肚子也要坐头等舱?

   不过嘛,他又觉得这男人不像是那种讲排场的性子,这是一种直觉,至少杨宁在这个男人身上,看到了些许淳朴。

   “是这样的,我女朋友订了头等舱,我想看看她。”这男人红着脸道。

   女朋友?

   杨宁愕然,这都哪跟哪呀?怎么好端端的女朋友订头等舱,却订经济舱?

   罢了,就当是耽搁时间没订到吧,杨宁摇头道:“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,给我一个理由,不然就去找别人。”

   “我想挽回这段感情,她是我谈了十年的初。”这男人想了好一会,给出了这么一个理由。

   “行。”杨宁深深的看了眼这个情绪有些激动的男人,然后点头道:“祝幸福,对了,座位在哪?”

   “啊?”这男人一时间没回过味。

   “该不会我把座位腾给,还打算让我一直站着?”杨宁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。

   被这么一说,这男人立刻露出感激之色,然后跟杨宁说了自己的座位,同时还一个劲的对杨宁说着谢谢。

   “这一下,终于没人打扰我了。”

   坐到那男人的位子上,杨宁戴上耳麦,继续闭目养神,尽管以他如今的精力属性,这完就是没必要,不过这人嘛,总归要有点追求,还得有精神寄托,不然剥除这些,活着还真就没什么意思。

   期间,杨宁听到头等舱传来些许乱糟糟的声音,不过他也没在意,倒是瞅见两个空姐火急火燎的跑过去,嘴上还嘀咕一句腿不错。

   这飞机也就飞了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岭南长远市,这里是温家的大本营,作为首府,这座城市在华夏甚至世界上,也是名气颇大。

   杨宁收好耳麦,正要下飞机,忽然,后方传来一阵争吵声。

   微微皱眉,发生争吵的应该就是头等舱,杨宁还看到负责引路的空姐都露出无奈之色,估摸着先前闹出的动静也是这争吵的人,不过她们始终解决不了。

   “我直的喜欢。”

   一个声音传来,从听觉上判断,这应该是吼出来的。

   杨宁原本就对这种当庭骂街的行为有些欠奉,没有其他乘客的好奇心,不过听到这声音后,他却停下脚步。

   因为发出这个声音的,好像正是跟他换座的那个男人。

   “穷鬼,别挡老子的路,用一个月的薪水跟别人换头等舱,也真是穷得可怜。”

   当杨宁走进头等舱时,立刻就看到一个胖子鄙夷的望着跟他换座的男人。

   这男人脸色潮红一片,也不知道是羞的,还是气的。

   杨宁还注意到,这胖子搂住一个女人的细腰,身材倒是不错,脸蛋也能给七十分,不过眼下这女人一脸嫌弃鄙夷的神色,却让杨宁给出的评分远远低于这个数。

   “程杰,咱们玩完了,知道吗?”这女人皱着眉,盯着这个男人。

   “露露,我…”

   “别这么叫我,我男朋友会介意的。”

   没等这叫程杰的男人说完,女人就不悦的打断,同时望向身边的胖子道:“我们下飞机吧,不想再见到他。”

   听到这女人当场喊胖子男朋友,程杰脸色顿时苍白了一片,这女人见杨宁在旁边看戏,一脸不悦道:“看什么看?这么八婆?没见过人家闹分手呀?”

   杨宁耸了耸肩,而程杰则抬起头,为难道:“那个…关于补差价的钱,我晚点再给,好不好?身上没带那么多,我…”

   “不但是个穷鬼,还是个骗子。”胖子鄙夷的瞪了眼程杰,然后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小子,经一事长一智,以后别乱相信别人,尤其还是这种满嘴胡言乱语的骗子。”

   “我不是骗子!”程杰尖锐叫着,望向这胖子的眼神,透着怨恨。

   “怎么?想打人?信不信我跟这的保安说一声,分分钟把扭送到局子里?”这胖子丝毫不害怕,冷笑道:“到了里面,我有的是道上的朋友招呼,小子,劝以后离我媳妇远点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 说到这,这胖子又冷声道:“这年头,要让一个人莫名其妙消失,一点都不困难,可想清楚了,别逼我弄。”

   敢情是一出苦情剧呀?

   杨宁捏着下巴,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程杰,这货交的这是什么女朋友呀?还初?就这德性也不知道背着他跟人躺多少次床了,这莫非就是网上说的绿茶婊?

   “还有,别杵在这,信不信我连一块收拾了?”胖子狠狠瞪了眼杨宁,骂骂咧咧道:“今天心情不爽,识趣的一边凉快去,别挡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