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2215_a2047

by admin, 2021年2月20日

() “唰!”几乎是一道黑影咻地闪过,猛地击向疆无涯,将他撞开挡在他和云轻言之间!

一道修长纤瘦的人影挡在了云轻言和疆无涯身边,布满鳞甲的手紧紧抓住疆无涯的手,一双如出一辙地瞪向身笼罩在黑雾之下的影,眸光嗜血杀意无限,“你背叛我?!”

魔域的寒风拂过,影像是一尊不会说话的雕塑,静静地呆在疆无涯身后。

“我的主人从来只有无涯殿下一人。”黑影扭曲之间,发出粗粝的一声。

段七清亮的眸光却好似燃着灼灼烈焰,他对云轻言道,“媳妇!你赶紧跑!

等我清理完门户解决完这个混蛋再去找你!”

云轻言紧抿着唇,眼眸复杂地看着段七。

她和他认识的时间并不长,可是这个桀骜的青年却一只不问缘由地帮助她。

她对敌人不会留情,但是不代表她会无视别人的善意和帮助。

“不,你打不过他。我和你一起。”云轻言摇摇头,疆无涯能和帝九阙抗衡这么多年,虽然也有魔域对魔域外之人的压制作用,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他本身的实力并不弱。

可能唯有弑神匕,才能伤到他一二。

看到云轻言坚持要和自己留下来,段七眼睛一亮,像是只受到奖励的小狗狗,开心地无以复加,眼巴巴地呼唤道,

00后亮黄色毛衣小美女街头美拍

“媳妇~”

云轻言头痛,他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称呼!

“砰!”可是下一秒,段七身形突然被一股巨力掀飞,狠狠砸在地上。

一只脚踩在他胸口,紧紧地碾压,发出咔嚓咔嚓的骨碎声。

“段七!”这一幕发生得防不胜防!

疆无涯之前,还在隐藏实力!

云轻言和闪电寻宝鼠还没靠近,就无数魔气凝结的藤蔓挡住。

那藤蔓宛如蛇一样朝着她的脚、手腕束缚而来,星元力对它们根本没有用,只有手上的弑神匕能砍断,可是砍断之后那藤蔓便迅速地再次生长出来,前仆后继地缠来!

云轻言更是体会到了疆无涯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!

“你瞧瞧你的样子,多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!”疆无涯一脚狠狠踩在段七胸口,俯视的紫眸中闪着轻蔑的寒芒,翻涌着极端的厌恶。

那副模样,好像是看到了世间最恶心的动力,愤怒、恼怒、厌恶,夹杂在一起,不复平时的漫不经心。

“因为她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开心得不能自已。

你以为她真的喜欢你吗?嗯?”

随着他最后一句尾音落下,无数气芒划破了段七坚硬的鳞片,鲜血喷涌。

身是血的青年遭遇如凌迟一般的酷刑,却一声也没有坑,相似的紫眸死死盯着疆无涯,嫌恶地呸了一声,

“啊呸!至少比你这个人渣好!连怀孕的女人都动手!你畜生不如!”

疆无涯眼神一厉,转眼间踩碎了段七的手骨!

他看着这个被自己抛弃的一部分的,心绪翻滚。

曾经,他愤怒、失落、无可奈何。

他想背叛,但却无法硬下心来动手。 富品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