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1298_a2045

by admin, 2021年2月21日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看了看两把手枪,决定撇掉其中一把,然后将子弹全部收集起来。

综合仪上邱雪莹距离我的位置越来越近,我发消息知会她现在要去营地,而且是不得不去。

邱雪莹聪明伶俐,自然清楚“不得不”代表着什么含义,她说最快也得四十分钟能赶到,在这四十分钟里,一定要想法拖住这帮人的注意力。

我回了“尽力”两个字给她,实在不敢太早做保证,万一我刚到营地那个臭娘们就开枪呢,那我还怎么拖延,难道还去跟子弹讲理不成?

邱雪莹将情况告知冷月和鬼仇,冷月皱了皱眉当即加速。

三人当中要属邱雪莹行山路最慢,当然是相对于冷月和鬼仇而言,若是和一般人比起来,她还是很快的。

十五分钟的时间,我掐着点赶往七宗罪的营地。

剩下的四个成员中有三人驻守在营地,那个女的不见人影。

这三人的警惕性很强,都在提防我搞突袭。

观察片刻,我将手枪和子弹寄藏在营地不远处,这个时候带进去,无疑是给他们添枪添药。

藏好枪和子弹,我大摇大摆地朝着营地走去,所幸一直走到营地都没有枪声,看来那个女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杀死我的打算,或许她觉得,死掉三个成员,一枪毙命太便宜我了。

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

我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孤傲,但孤傲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现在距离邱雪莹所说的四十分钟只剩下二十五分钟,倘若在这期间她不杀我,那就换我来杀他们。

“罗阳哥,不应该跟来的!”

阿凉被绑在树干上,不安分地搓着鞋底,她当时去药池留下药袋,只是用来提醒我们多留个心眼,放好药袋她就一直往深山里去,越走越远,并没有回头的打算,而且她也不晓得我对丛林追踪有一套,压根就没想过求救。

“阿凉姑娘,太傻了。”我怎么可能不来,说白了这次是她救的我们,不然我带着失了忆的汤贝贝,在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如何斗得过七宗罪这帮心狠手辣之人。

三名成员过来检查我身上有没有枪支,顺便将匕首没收了去。

等确定我身上再无危险兵器时,为首那人冲着麦克风说了句暗语,没过几分钟那女人就从林子里钻出来。

到现在我也看明白了,这个女人才是整支队伍的核心,所有人都会听她的指示,当然,能随意的发号施令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身实力够强,足以赢得所有成员的尊重。

“罗阳先生,刚刚杀了我们几个兄弟,就一点不担忧自己的处境吗?”

我盯了那个女成员一眼,的确很漂亮,但却是一朵漂亮的罂粟花:“担忧?明显没什么用,们要动手也不会因为我的担忧而停下,所以又何必多此一举,说是吧?”

女人冷笑着摆摆手:“把他给我捆起来,我就不信他的女人不出来找她,到时候咱们一起送这对鸳鸯夫妻上路,为老二老三还有老七报仇。”

几人哈哈大笑着,我没看错,这女人确实是一朵心狠手辣的罂粟花,她现在不动手,是想等汤贝贝来了一起,我杀了她的几个兄弟,她是想让我也体会到那种痛苦。

但她算计错有误,汤贝贝就是想找不到这里来,倒是有人找得到,而且一旦找过来,也就意味着他们几人生命的终结。

过来两个成员,将我捆在阿凉旁边的树干上,但我明显要比阿凉惨,双手被麻绳缠了好几圈。

阿凉:“罗阳哥,为何非要冒这个险呢?”

“那呢,又为何非要冒险?”

“我不想因为自己而伤害到别人。”

“那我的答案和一样。”

阿凉侧头看我一眼,跟着又飞快地转回去,盯着地面不说话。

“阿凉姑娘,我这边估计是够呛了,看能不能把绳子挣开?”

阿凉咬牙尝试几次未果,最后失落地摇摇头。

我想了想也不再逼她,身后的手不停搓动,玛德,这帮家伙真看得起我,这是捆得有多紧?

那个女成员待了会儿便离开,狙击手最适合待在隐蔽的地方,长年累月的习惯导致她一旦暴露在大空之下就会不自觉地慌张。

最,%新-A章c节TI上x

所以我会看到最开始那一幕,六名男性成员待在外面,唯独她自己猫在帐篷里面,心理因素,让她觉得待在帐篷里比较安全。

女成员走之前检查了我的绳子,那手啪啪往我脸上拍:“咱们最后再算总账!”

我没有吭声,双手悄悄搓动麻绳,这要是匕首在手,用不了半分钟就能解开,哪用得着这么憋气?

瞪着那个捆我的哥们,恨不得一脚踩碎他脑瓜,丫的到底捆了多少圈?

我绕着树干来回调换位置,想利用树干磨破麻绳,就这么来回搓了搓,发现还挺有效果,于是就上下左右来回搓动。

时间一点点流逝,恍惚间感觉左臂上的综合仪震了震。

邱雪莹知道我要来营地,所以这条消息大概就是提醒我,她已经到了。

感受到震动,我加快双手的搓动速度,麻绳从最开始的脱麻,到现在磨出豁口,当真是又费力气又考验耐性。

动作幅度加大无疑会被察觉,没收匕首的那名成员过来踹我一脚:“安分点。”

我看了看他腰间的匕首,暗道机会来了,正犹豫间综合仪再次震动。

脑海里的犹豫瞬间烟消云散,我直接出脚,狠狠踏到这名成员的小腿上,他下身有了向后的惯性,瞬间就失去平衡栽倒在地,我把握机会重重踏向他的脑门。

这一脚将他踢蒙,我蹬掉鞋子双脚向他腰间的匕首探去。

事发突然,剩下的两名成员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举枪瞄准我。

坦白说,他们瞄准时我已经放弃去够匕首了,毕竟脚不如手灵活,再怎么也不可能快过子弹。

我死死地盯着枪口,等待命运的裁决。

“不要!”阿凉大声喊出声。

连着两声枪响,阿凉别过头不敢再往我这边看,两颗晶莹的泪珠滑落,她很不想看到那一幕。

“好样的!”

我冲着两具软软倒下的尸体喊道,跟着回头去看阿凉,姑娘刚刚的叫喊声差点将我耳膜震破,当真是害怕我被人打死。

“嗯?”阿凉诧异地转过头,美眸眨了又眨,显然没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