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av软件下载

by admin, 2021年2月10日

♂ ,

偌大的仓库内,一束手电强光照亮一小片扇形区域。

被掐死的蓝晨光,面容扭曲,身体还保持了畸形的状态;被撕成两半的安娜,两半身体一前一后倒在自己的血珀中;被咬掉了半个脑袋,双腿摔断、双肩被捏碎的艾飞趴在地上;月凌晴和余之道则是变成了一滩黑水,连个人形都没留下。

瞬息之间,七个人已经死了六个,只剩下了黄天还能站立着。

“没想到苦禅大师您也被牵连了进来。”黄天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,苦涩地说道。

我从黄天的意识中知道,这位苦禅大师就是玄青真人说的老和尚,一位真正的高人,比起黄天他们七个更为厉害。只是,术业有专攻。苦禅大师修的是禅,尊崇的是佛,虽然有捉鬼驱邪和算命占卜的本事,但不专精此道的人。如果要比喻的话,苦禅大师就像是一个内家高手,内功修炼到了很高深的地步,一挥手就能震碎山河,但真要说实战技巧,他是一点也无。另外,苦禅大师这样的人物更像是圈子里的定海神针。有苦禅大师在,通常情况下,他凭一己之力就能够保下成千上万的普通人。

这点,看苦禅大师坐禅的地方就知道了。那座小山和小山附近的村镇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出现过鬼怪,可谓是太平宁静,和谐美好。

为了这次的事情,苦禅大师已经是破解,窥伺了未来。结果却是悲惨的。他立马遭到了老天报复。就是他这么厉害的人,也当场毙命了,更谈不上在这次的行动中再给七人提供什么帮助。

黄天没想到苦禅大师会出现在这里,也没想到他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这里。

他到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了一种绝望。

“您这样程度的厉鬼,也是很多年没有出现了……”黄天看了眼自己的同伴。

这话不是讽刺或吐槽,是真心的,也是事实。

清纯美女傅颖--貌美如花

哪怕黄天没这么想,我这样一个门外汉也能察觉到苦禅大师超越其他古怪的地方。

鬼魂本身就能做很多常人不能做的事情,穿越物体、漂浮空中大概只能算是最基本的能力。大多数的鬼无法被普通人看到,无法碰触到活人、死物。苦禅大师杀掉那六个人的行为,已经证明好他强于大多数的鬼。

而从他身上四溢出来的阴气,直接被阴气吞噬掉的月凌晴和余之道则是另一个刺眼的证明。

我只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苦禅身上的阴气没有特殊之处,没有粘稠的感觉,不带任何气味,同时也会让人有任何独特的感觉。他身上的阴气只是非常浓郁,给人带来的只有压力。

我好像站在了大海中,还在不断下沉,就要被这些阴气给吞没掉。

我咬了一下舌尖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如果一个不留神,像月凌晴、余之道那样变成了一摊黑水,那我也要死在这里了。

还好,苦禅大师并没有针对我做什么,我只是被他身上溢出来的阴气影响到了一些。

苦禅大师的目标是黄天。

他只给了黄天说这两句话的机会,又是一个闪身,身影直接出现在了黄天面前,几乎是和黄天额头抵着额头,贴在一起。

两人四目相对,苦禅身上的阴气就如海啸一样打在了黄天身上,冲击黄天的灵魂。

黄天咬牙撑住了,但他的皮肤上冒出来黑气。

脸色微变,黄天忽的后退一步。

我只看到黄天变作了两个,他的身体留在了原地,灵魂离体而出,急切地往后倒退。

苦禅一伸手,将黄天的身体打成了一摊黑水,身体直冲向前,追着他的灵魂而去。

黄天慢了一步,被苦禅抓住了胸口,身体就停滞在了半空中。

我一个激灵,反应过来。

现在七个人死了六个,只剩下了黄天。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摸到,再要发呆下去,这次梦境真是白来了。

更重要的是,黄天在看到苦禅之后,脑海中有很多纷乱的信息。他恐怕是想清楚了什么,我一时却是无法接收到。

我看向了背对我的苦禅,一咬牙,冲他飞了过去。

我的视线和黄天的视线对上,心中咯噔一下。

黄天的身影闪烁了一下,仿佛是接触不良的电视屏幕。

他看着我,双手抓住了苦禅的肩膀。

我福至心灵,脑海中冒出来一个模糊的想法,身体已经先一步,抓住了苦禅的后背。

霎时,苦禅身上的阴气冲向了我,但这些阴气就像是潮汐,有一个涨落。那些阴气只是轻轻碰触到我,就退了回去。

我看到黄天的身影变得更加模糊了。

来不及多想,我发动了能力。

苦禅光溜溜的后脑上突然出现了一张脸。那是苦禅原本的面貌,没有狰狞恶鬼的模样。

我不敢停下能力,却是心惊肉跳地和苦禅那张脸对视。

他对我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,鼓励地看着我,随后,他整个身体散了开来。

我一个踉跄,差点儿摔倒,抬起头,就看到了黄天几近透明的灵魂。

那透明的灵魂上有两种光芒闪烁一下。两道光芒的发光源都在黄天的心脏位置。他现在就像是那些发光的水母,发光的器官之外,有一圈半透明的胶质物体。只不过,黄天的“胶质物体”是他的灵魂,那两个光源……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“拜托你了……”

两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中,但很飘渺,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。

我大脑有些迟钝,过了一会儿才发现,那是从过去传来的声音。

等我彻底回过神,我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。

手机还在我的手边,时间似是才过去一秒钟。

我坐了起来,将梦境的内容过了一遍。

黄天心口的两团光,让我打了个哆嗦。

直到最后,我都没有接收到黄天临死那点纷乱复杂的想法,可是,苦禅的音容笑貌和黄天最后那句话、那一眼,让我不禁战栗。

我咽了口唾沫,联系了吴灵。

“林奇,我刚才收到消息。昨晚进行游戏的七个人失败了。他们的尸体都被找到了。那里充满了阴气,应该是出现过一个传统厉鬼那样的鬼魂。”吴灵的声音冷静中带着沉重的味道。

“我,想要玩游戏。”我开门见山地说道,握紧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