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...

Mobile Menu

1063_a2244

by admin, 2021年2月11日

给商美华服用一颗云中果,麦小吉就心疼的不得了,权当是做了一次好人好事,再给黎珠一颗,却是发自内心的不舍得。

“不给那个女人,又不欠她的,卢有才那么有钱,一定能找到治疗的方法。再说了,世界上的疑难杂症多了,咱们统共还剩下六枚果子,总有顾不上的。”南宫月道。

“对,不管。”麦小吉觉得南宫月说得对,点头道。

很晚了,麦小吉和南宫月就在聚仙楼住下,第二天一早,带着华佗一起去上班。他心里是这么盘算的,一切看天意,如果卢有才和黎珠一起来了,那就给诊断一下,出个结果便是。如果已经走了,那就什么都省下了。

快到中午,麦小吉刚想安排华佗回去歇着,卢有才夫妻来了,看起来精神都不太好,应该是吵了一晚上,早上才睡觉。

“我体检报告一切正常,没有病。”虽然被男人劝来,但黎珠还是不情愿,倒是看到华佗和蔼谦和,第一次说话没说难听的。

“没病就好,没病就好。”麦小吉嘿嘿笑了,不检查才好呢!

不过,卢有才却微微皱眉,劝说道:“珠儿,你生老二时动过两次胎气,或许坐下病根了也难说。”

“老卢,你什么意思啊?巴着我有病,然后把骚-狐狸精娶回家去?”黎珠瞪大眼睛,不依不饶。

卢有才很生气,家里这点糗事,他一直捂着,媳妇倒好,口无遮拦,什么都说,“我这不是为你好嘛!”

“哼,为我好,那就跟那个狐狸精断绝关系,从此以后再不来往。实话告诉你,我坚持练瑜伽,打太极,就是要活得比你们长久,让你们一辈子都不如愿!”黎珠很激动,泪珠也跟着滚落,哽咽咬牙道:“即使我命不长,也要熬到孩子们长大,将我的委屈都告诉他们,让两个孩子接着跟你斗!”

“有志气!”麦小吉听得入神,忍不住竖起大拇指,夫妻俩一愣,卢有才一脸不悦,恼道:“关你什么事儿!”

温婉晓倩清新迷人

黎珠转身就要走,不过华佗却叫住了她,温和道:“夫人还请留步,我有几句话要说。”

嗯,黎珠没使性子,铁青着脸坐下来。医者父母心,麦小吉知道,华佗的职业病犯了,见不得病人在前,却不告诉实情。

“夫人近些年来,可是情绪反复?”华佗问道。

“家里不省心,换谁情绪也好不了!”黎珠摆摆手,对此并不认可。

“那么,可有儿时记忆突然清晰,对家人的依赖更强?”华佗又问。

黎珠又是一怔,默默点点头,华佗又问道:“是否对孩童玩具颇感兴趣,常常把玩一天,甚至还有些幼稚的想法,比如想要翻墙爬树?”

黎珠转过身,一脸错愕,这才认真道:“神医说的这些症状,我都有。”

卢有才脸色却变了,趁二人交流,来到麦小吉身边,小声嘀咕道:“医生的意思,我妻子精神有问题?”

“没有,没有,是脑袋有问题。”麦小吉随口道。

“那还不是一样?”卢有才愣愣问。

“怎么,你还真盼着她有病啊?”麦小吉反问。

啪!

一巴掌不客气打在麦小吉后脑勺,卢有才恼羞道,“怎么跟她一个腔调,好像多了个小舅子似的!”

这巴掌打得不疼,麦小吉差点没翻脸,关系没好到这一步吧,可以随便动手,还打头!刚要想恼,那边黎珠却可以一心两用,瞥了一眼,解释道:“他这人,跟你不外才这样的!”

麦小吉愣住了,这什么两口子,一边闹,一边还互相维护,意思就是,自己这里被打了,还不能生气,得高兴才行?

华佗的诊脉也有了结果,跟黄金圈的结果一致。

黎珠有些紧张问道:“老神医,你说,我是不是精神出现了什么问题?我经常承受家庭冷暴力,早就感觉不好了。”

卢有才很抓狂,麦小吉连忙起身离他远点,可不想再挨打。

“夫人的病,跟其他无关,倒是自身出现了状况。这种病,是松果体出现了复苏。”华佗直言道。

什么?夫妻二人都僵住了,黎珠还在发呆,卢有才却翻脸了,冷脸道:“哪里找来的江湖庸医,也配给我妻子看病?想要钱,要多少,直接跟我说,没什么不能商量的,别搞这一套!”

华佗沉默不语,麦小吉也不干了,不悦道:“你媳妇自己跑来的,也是你求我给她找医生看病,现在翻脸比翻书还快,爱信不信!”

“跟我走!”卢有才拉住黎珠的手,黎珠却不肯,站在原地,“就让我死在外面吧!”

“什么死不死的,我不允许!”

卢有才手上用力,把黎珠都掐疼了,她却眼圈泛红,到底是夫妻情深,有了问题,最牵挂自己的人就是他。

夫妻合心,其他都是外人,黎珠也翻脸了,经典一哼,“小吉年纪轻被人骗很正常,看你这老先生,胡子一大把,挺大岁数的还出来骗人。”

“嫂子,我拿你当客人,但也请你口下积德,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!”麦小吉生气了。

华佗却微微拱手,还是柔声细语,“夫人可以不信我,但也不要延误病情,还请尽快医治,早日康复。”

好心当作驴肝肺,这话在两口子听来像是诅咒,一前一后离开了办公室!

不送!

麦小吉很生气,在后面大吼一声,卢有才正在气头上,只听哐当一声,后来听说是把他自己的手机给砸了。

别把求知大厦给砸了就行。

卢有才离开不久,燕北飞慌张张进来,埋怨道:“小吉,怎么好好的就闹翻了?”

“我找人给他媳妇看病,他不信,还乱发脾气!”麦小吉还在气头上。

“不信就随他去,现在医学发达,很快就能有鉴定,你何必也发那么大火,跟他较真!”燕北飞的想法,就是能忍则忍,卢有才惹不起,何况还把他媳妇和情人都参合进来。

“他打我我都没怎样,但说老神医就是不行。怎么地,他还敢把我求知大厦给掀了啊?”麦小吉嗓门很大,还故意冲着窗口方向。

其实,麦小吉真正的底气,是黄金圈,卢有才早晚还得给他道歉。